澳洲反倾销法简介

一、前 言OVERVIEW

传统上澳洲产业大多仰赖反倾销措施作为保护国内定价及市场占有率之防御工具,尤其在经济萧条时,此情形特别明显。例如,在一九八○年代的萧条时期,澳洲所展开之反倾销控诉件数即远较其他三个亦为传统上使用反倾销措施之国家(欧联、美国或加拿大)中任二个国家案件之加总还要多。

 

一九九四年关税暨贸易总协定(GATT)对澳洲之报告指出:以往澳洲常运用GATT第十九条防卫措施条款,惟于一九八九年中期后即取而代之采行反倾销措施。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二年间反倾销控诉案甚至大量增加。然而,澳洲宣称其已基于GATT反倾销协定之规定约束原先可采行反倾销控诉之三分之一的案件,另据最近之统计资料显示,近年来澳洲政府已有减缓采行反倾销措施之趋势:澳洲产业正式提出倾销及补贴控注申请案件数量统计表观察澳洲历年来采行反倾销措施之情形)。

 

澳洲反倾销相关法令规章见于一九○一年澳洲海关法第十五篇B章(PART XVB CUSTOMS ACT 1901)、一九八八年反倾销署法(ANTI-DUMPING AUTHORITY ACT 1988)及一九七五年关税法(CUSTOMS TARIFF [ANTI-DUMPING] ACT 1975)。为配合一九九四年GATT乌拉圭回合谈判之反倾销/平衡税协定,澳洲于去(一九九四)年度依据该协定之内容,随即着手对规约的内容进行分析,俾确认目前国内现行法规中必须配合修改之部分俾符合乌拉圭回合协定之规定,并自一九九五年元月一日后开始实施。

 

修法后有关主管反倾销法令之主管机关并无改变,另修法过程系由澳洲海关负责邀集相关单至代表,组成跨部会协调委员会,这些相关单位共包括:澳洲海关代表(CUSTOMS)、反倾销署(ANTI-DUMPING AUTHORITY)、工业部(DEPARTMENT OF INDU-STRY)、科技部(SCIENCE AND TECHNOLOGY)、外交暨贸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 / DFAT)及法务部(ATTORNEY-GENERAL'S DEPARTMENT)。

以下将针对澳洲本次修正后之反倾销法规内容及其影响作简要介绍及分析。

 

二、主管反倾销业务之机构及其负责之职掌INSTITUTIONS AND FUNCTIONS

1.        主管反倾销业务之机关包括:

1.        财政部下之澳洲海关(AUSTRALIAN CUSTOMS SERVICE / ACS),其首长为监查长(COMPTROLLER-GENERAL);

2.        工业科技部下之反倾销署(ANTI-DUMPING AUTHORITY / AND);及

3.        小型企业、关务暨建设部长(MINISTER FOR SMALL BUSINESS, CUSTOMS AND CONSTRUCTION)。

1.        各主管机关之职责分别为:

1.        澳洲海关:负责受理反倾销指控案之申请、对申请书进行审核、执行初步调查至作成初步判决等阶段内之所有工作(包括判定正常价格、出口价格、价格调整、倾销差额、产业损害及其因果关系等)、临时措施之实施、及监督反倾销税课征情形,此外,并类责期中及最终反倾销税之评估作为溢缴退还之依据。

2.        反倾销署:有双重身分,负责于澳洲海关作成初步判决后,如为否定之初步判决则由其进行复审,如为肯定之初步判决则进行最终调查;之后,反倾销署负责提供部长有关反倾销案之最适建议以供其裁定。

3.        小型企业、关务暨建设部长为最终裁定之决定关键,核定所有课征反倾销税命令施行、存续或延期等。

三、澳洲反倾销案件调查程序INVESTIGATION STAGES

一般来说,澳洲之反倾销调查程序共可分为五个阶段,分别为:

1.        提起倾销控诉申请(PRE-LODGMENT

反倾销调查案之申请应由澳洲国内产业本身或国内产业代理人提出,而澳洲产业对倾销案控诉之支持/反对程度,系是决定是否展开调查程序之要素。认定澳洲产业是否支持反倾销调查案之门槛条件有二:

1.        支持反倾销控诉申请案之国内同类产品生产者总生产量超过明示反对或支持申请案之同类产品总生产量的百分之五○者;及

2.        且前述明示支持反倾销控诉申请案之国内同类产品生产者总生产量不低于澳洲同类产品总生产量百分之二十五者。

此一新规定于实务上,必需事先认定澳洲国内之总生产量,及个别国内生产者产量所占的相对比例,进而确认申请案之生产者系国内总生产量之多数可代表之产业,即其所代表之生产量总额部分已达规定之门槛标准。

 

有关澳洲生产者与国外出口商有关连存在、或自身亦为进口商之情形时,法令中并无明文规定须在计算澳洲产业时主动将其删除不予考量。实务上,澳洲罕将此类生产者排除于产业之外,此点与反倾销协定第四条所规定须将此等生产者排除之规定未尽相符。进口商及国外出口商虽多诉诸仲裁,冀希依反倾销协定第四条之规定将此等生产者排除于产业之门外,惟几未成功过。主管单位所抱持之观点为,因其视生产者之进口为一种减缓损害之行为。

 

此一阶段时,澳洲产业可与澳洲海关中之企业联系部门接洽取得有利于倾销案成立之相关资讯及应搜集资料之型态,澳洲海关亦会告知产业其所适用之相关法规。此时,澳洲海关所扮演检察官之角色(即为协助澳洲产业搜集倾销控诉案之相关资料),与其双重角色之二所扮演的法官(即在申请案提出并经调查结束后,可决定采取何种反倾销行动),时有引发认知上的偏颇。

 

反倾销调查程序通常自澳洲产业依据澳洲海关法二六九TB条向澳洲海关提出倾销控诉申请案起算。由于申请书中部分资料可能涉及商业机密,因此规定提出申请者需另行准备一份公开版本,以便在正式展开调查后,供各个涉案关系人查阅之用,且修正后之规定更明文要求,除加附非机密版本(公开版本)外,对于必须保密之理由,应予合理而详尽的解释。

1.        确认申请书符合构成倾销之表面证据(PRIMA FACIE INQUIRT

一般来说,倾销控诉案多由澳洲产业依据澳洲海关法提出;此外,实务上较少采行的尚有:澳洲海关可依据情势变迁径行调查现存之反倾销税;澳洲海关亦可径行复查正常价格;至反倾销署则可在申请人提出推翻现行判决之申诉时,执行反倾销调查;此外,部长实施倾销措施之权限并不局限于已结束调查之申请案;亦即反倾销署可主动展开倾销调查,亦可由部长指挥针对特殊倾销案件予以调查。

自申请人提出倾销控诉后二十五日内,澳洲海关必须审核申请书之实质内容,确认是否有倾销、遭致损害或有损害之虞等一般构成反倾销要件之初步证据显示。如初步判决为肯定结果,澳洲海关即可展开调查程序;如初步判决为否定结果,则申请人可保留向反倾销署提出上诉之权利。为使调查案顺利展开,申请人必须主动搜集更多的重要证据(GREATER SUBSTANTIATION);依据澳洲海关法之规定,部长可依据反倾销公报中所刊合理之迹象显示,径自展开调查程序;此较之反倾销协定中规定,主管机关对简单陈述及非重要相关证据均视为不具充份性来的的严苛。

一般来说,除非对反倾销调查案之资讯有所疏漏,或澳洲产业公布其提出控诉之资讯,澳洲海关只须于确认表面证据充份,即可决定正式剥开全面初步调查程序后,才可公布该倾销控诉申请书之内容。而且,修法后已有明文规定,必需于倾销申请案提出后及正式展开调查之前,通知涉案出口国政府当局。

2.        初步调查(PRELIMINARY INVESTIGATION

如倾销控诉申请案符合一般构成倾销之要件,澳洲海关即应展开初步调查程序(如澳洲海关调查结果为否定之表面证据,则申请人可保留向反倾销署提出上诉之权利),此初步调查程序须于一○○日(案件较复杂时得延长至一二○日)内完成。在初步调查时,澳洲海关需计算出同类产品之正常价格、出口价格、及与澳洲产业损害因果关系程度。澳洲海关于展开初步倾销调查后,为查证澳洲内之产业是否受损、以及裁定外国生产/出口涉案厂商之反倾销税率,将对涉案产品之进口商、国外生产者发送调查问卷。为查证进口商及国外出口商之问卷正确性,澳洲海关可至国外实地查访出口商之财务资料或与涉案出口商之代表会商。依据法令规定,前述调查问卷填答必须以展开调查之日起算四○天内限期完成,但一般而言,澳洲海关于实务处理上均会容许额外给予三○天的融通。

如澳洲海关之初步调查结果为否定之判决(即未发现有倾销、或有倾销而未对产业实质损害造成因果关系之情事)时,澳洲海关应即终止调查程序,惟申请人保留有向反倾销署提出上诉之权力;如为肯定之判决时,一般情况下,澳洲海关将决定是否自判决日起对出口澳洲之涉案产品开始实施临时措施,所谓的临时措施通常即为澳洲海关向涉案产品之进口商征收保证金。

3.        最终判决(FINAL INQUIRY)及建议(RECOMMENDATIONS

当澳洲海关作成肯定之初步调查判决时,即应于初步调查判决成立起七日内,将本案交付反倾销署办理(如澳洲海关调查结果为否定之表面证据,则申请人可保留向反倾销署提出上诉之权利,惟此类上诉于复查时,反倾销署仅能就涤洲海关所提供之相关资料档案进行此类复查,且须于六○日内完成报告),反倾销署则应对倾销是否成立及澳洲产业是否遭受损害、损害之虞或产业之建立受阻等进行调查,此调查本质上与澳洲海关所进行之调查相同,但其所依据者为最新之资料,且如有必要,反倾销署亦可自行搜集资料。之后,反倾销署须于一二○日内针对澳洲海关所提送之资料进行初审及查证。

经裁量后,反倾销署必须提供部长有关是否课征反倾销税?在众多出口商之情况下,系对选择性出口商抑或全体出口商课征反倾销税?应以个别国家为课税基准抑或以个别出口商为课税基准?等之裁定作出最适评估建议,以供部长作成终判之用。此外,反倾销署尚需计算出涉案产品之澳洲产业低于正常价格且未受损害之离岸价格(NON-INJURIOUS FOB PRICE),供作为课征反倾销税额度之参考,此系因澳洲之法律规定,部长裁定应课征之反倾销税捐不应高于使澳洲产业免于遭受损害之水准。

4.        部长裁定(DECISION BY THE MINISTER

至于部长从妥适考量反倾销署提供之评估建议到最后作成裁定,其期限可由五日至四星期不等,至于课征反倾销税之判决于部长裁定终判后需刊登于官方公报中。

 

四、澳洲反倾销法令之实体规定SUBSTANTIVE PROVISIONS

1.        倾销之定义(DEFINTION OF DUMPING):

倾销系指任何出口至澳洲经部长依据澳洲海关法判定为倾销之产品。依据澳洲海关法的规定,若正常价格高于出口价格即有倾销差额(DUMPING MARGIN),亦即倾销确已发生。换言之,倾销差额之计算通常是基于出口国单一出口(至澳洲)之价格(INDIVIDUAL EXPORT PRICE)与出口国单一国内售价(INDIVDUAL DOMESTIC SELLING PRICE)即正常价格(NORMAL VALUES)之比较得之。

2.        决定正常价格之方法(METHODS FOR DETERMINING NORMAL VALUE)有二,分别为:

1.        出口国国内售价(HOME MARKET SALES PRICE

在一般的反倾销案件调查中,正常价格系指同类产品在出口国国内于正常交易过程中之价格,当国外出口商未于其本国生产或销售该同类产品,则正常价格得以其他销售/生产者之售价为基础认定之。

 

至于不采用上述有关出口国国内售价之例外情形,包括:

1.        如交易双方有关联或存在补偿性协议时,除非能证明此种关联性不至影响到售价,否则其交易价格将不作为决定正常价格之基础。

2.        当出口国本国市场之售价或其输出至第三国之售价,低于其生产成本(SALES BELOW COST)时,由于此种低于生产成本之售价得被视为非正常交易过程之价格,因此,在合手下列条件之情况下,低于成本之售价应被排除,即不用来作为决定正常价格之基础:

    • 交易持续相当期间(正常情况为一年内);
    • 销售相当数量(低于成本销售量占总销售量的百分之二○以上,或单位平均售价低于单位平均成本);
    • 在合理期间内无法回收成本(但售价于销售当时虽低于成本,但仍高于调查期间平均成本者,仍视为可回收成本)。

1.        为补充以往仅为形式观念之不足,修法后已有明文规定,如出口国国内市场之销售数量未能超过其出口至澳洲总数量之百分之五,则出口国本国市场国内售价将视为不具代表性,不予采用为决定正常价格之基础。惟在某些例外情形下,出口国国内市场之销售数量虽未达其出口至澳洲总数量之百分之五,如部长确认其销售数量于进行裁定倾销差额时仍具代表性者,出口国本国市场交易价格仍可用逼决定正常价格之基础。

2.        如因出口国国内市场有特殊情况发生,无法执行一公平之比较时,部长可裁定该出口国本国市场交易价格为不适用之售价(SALES NOT SUITABLE)。目前并无任何立法规范部长作出此种裁定之程序,至此种情况大多系指出口国本国市场交易价格未能反应正常交易过程者(如:出口国国内因紧急情况或重大灾难致市场交易价格遭曲扭)。

1.        当有上述不采用出口国国内售价之情形发生时,澳洲海关法提供下列三种方式推算价格,择一作为出口国国内售价之替代选择:

1.        生产成本(COST OF PRODUCTION

部长可裁定采用以出口国国内制造同类产品之生产成本加上该产品如于本国市场正常交易过程中所发生之管销费用(SGA / SELLING, GENERAL AND AD-MINISTRATIVE COST)及利润之总和作为推算价格(CONSTRUCTED PRICE)。至于在亏损销售的情形下(即低于生产成本之销售),所使用之推算价格将仅包括生产成本加上管销费用(利润不予计入)。

2.        第三国售价(THIRD COUNTRY SALES

澳洲原来之规定为,部长可裁定采用出口国销售至第三国之最高售价或任一第三国之售价。目前新法则修正为,部长可裁定以出口国在正常交易情况下销售至第三国之售价为决定正常价格基础。亦即部长有义务于执行依推算基准之比较时,选择一适当(APPROPRIATE)且具代表性之第三国,但并无硬性规定须采取第三国最高售价为正常价格。惟在实务上,澳洲当局极少使用第三国售价,其理由为:认证困难;且出口至第三国售价也有可能亦系倾销价格;另在出口商与第三国进口商有关联时,又须另行推算正常价格。

3.        非市场经济体(NON-MARKET ECONOMIES)之例外规定

当出口国国内市场有下列之情形时,其出口国国内售价、基于生产成本之推算价格、或被用或作为第三国售价等均会被排除使用为决定正常价格之基础。

    • 出口国国内之交易系由政府当局独占或实质上系属独占;或
    • 出口国政府当局可影响或实质上可影响该产品之国内售价。

此时,部长可视情况依下各点决定适当之正常价格:

    • 选择一制造该同类产品之替代国家于正常交易情况下之国内市场价格;或
    • 选择一制造该同类产品之替代国家于正常交易情况下出口至一适当之第三国价格;或
    • 选择一制造该同类产品之替代国家于正常交易情况下替代性之推算价格,即该替代国家同类产品之生产成本加上管销费用及利润之总和。
    • 澳洲国内制造之同类产品在正常交易情况下之国内市场价格。

1.        决定生产成本、管销费用及利润之应注意事项(DETERMINATION OF COSTS OF PRO-DUCTION, SELLING, GENERAL AND ADMINISTRATIVE EXPENSES, AND PROFIT

在采用推算价格作为正常价格时,对于成本之计算,应以出口商或同类产品销售商本身之会计纪录为基础,惟这些会计纪录均应符合该出口国之公认会计原则,则须对生产、制造及销售等类成本分摊均有合理而适当之调整。

 

为计算推算价格中之利润部分,原则上,应以受调查厂商在正常交易过程中实际所发生之金额为基础;如无法由此方法推算,则应由:

1.        其他受调查厂商于其本国国内市场销售同一大类产品(GENERAL CATEGORY OF PRODUCT)之实际利润。

2.        其他受调查厂商于其本国国内市场销售同类产品在正常交易过程中所发生之加权平均利润。

1.        决定出口价格之应注意事项(METHODS FOR DETERMINING EXPORT PRICE

在正常情况下,出口价格系指国外出口商直接将产品于正常交易过程中销售予独立澳洲进口商之售价。但在进出口商之间有关联性情况下,将不予采用此一售价,另以产品之售价减去一些调整项目后推算出之售价作为出口国出厂价格。推算出口价格时应进行调整之项目包括:关税、货物税、其他出口后所发生之费用(如:运费、保险费、理货及装卸费用等)及销售利润。

2.        多种型式之产品价格决定方式(MODEL-SPECIFIC APPROACH FOR DETERMINATION

若涉案产品为一组合多种型式之同类产品而非为单一型式之产品时,需逐一就可辨识型式之产品决定其正常价格及出口价格。如出口国专供外销之产品型式与该出口国国内市场销售之同类产品间有所差异时,其价格亦必须加以适当之调整。

3.        有关正常价格(国内售价)之应注意事项(DOMESTIC SELLING PRICE ISSUES

1.        百分之五的有效指数

1.        当出国国内市场同类产品销售数量如未能超过其出口至澳洲总数量之百分之五时,一般将被视为不具代表性,不能作为决定正常价格之基础。

2.        惟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虽然数量未超过百分之五的标准,如其价格或数量被认为系具代表性之价格或数量时,亦可能被接受作为决定正常价格之基础。

3.        惟上述百分之五的标准系以特定型式之产品抑或以汇总产品为基础?目前系以个案判定,尚未有一明确的规范。

1.        生产成本中有关低于生产成本之售价部分

出口国国内市场之价格或出口国输出第三国之价格,如低于单位生产成本加上管销费用之总合,得被视为非正常交易情况下之交易,在合乎下列情况下低于成本之销售得被排除而不用来做为决定正常价格之基础:

1.        交易持续相当期间(正常情况为一年内);

2.        销售相当数量(低于成本销售量占总销售量的百分之二○以上,或单位平均售价低于单位平均成本);

3.        在合理期间内无法回收成本(但售价于销售当时虽低于成本,但仍高于调查期间平均成本者,仍视为可回收成本)。

1.        正常价格之调整(ADJUSTMENTS TO NORMAL VALUE

基本上倾销系指以在市场条件完全相同之下,以低于正常价格出口同类产品,即出口价格低于正常价格。因此,欲判定倾销是否存在,应先确定涉案产品之出口价格与正常价格。实务上,出口国与澳洲之市场条件基于交易之特点、产品类别、租税规定、及销售环境等之差异性因素,几无法完全相同;依据规定,对于判定是否倾销及倾销差额之前,必须依部长之指示对正常价格加以必要之调整,以便得出与出口价格以相同基准点作一公平比较后之差额。

 

惟为确保正常价格及出口价格不致被曲扭,澳洲联邦法院并对此价格调整作一解释,即规定如有必要时,需对价格加以必要之调整,以达公平之原则。此外,澳洲海关于进行此类价格调整时,亦必须对与下列有关连之因素列入考量:

1.        经评估后与销售行为有直接关连;

2.        与产品相关者;

3.        于评估期间内确有发生之事实者;

4.        其发生系可归因于产品之销售,而非为制造或管销费用。

依据上列之原则,可列入价格调整之评估因素,包括:

1.        交易折扣或折价(DISCOUNTS AND REBATES

2.        常品之规格差异性(SPECIFICATION DIFFERENNCES

3.        交易层次差异性(DIFFERENT LEVELS OF TRADE

4.        数量性差别定价(QUANTITY ADJUSTMENTS

5.        广告费用(ADVERTISING

6.        售后服务及保固(SERVICING AND WARRANTY

7.        内陆运送费用(INLAND FREIGHT

8.        仓储费用(WAREHOUSING

9.        付款条件(CREDIT TERMS

10、促销费用(PROMOTIONAL EXPENSES

然而,反倾销署在进行调整时,倾向限于仅认定合理的变动成本项目。例如:以管销费用而言,反倾销署基于认定销售人员之薪资应列为与公司逐次销售无关的固定成本之内,故均未给予适度的摊销;颇值得争议的是,出口商出口产品时,却可完全屏除其销售层面,故而一切有关出口国国内的销售费用(包括其本国国内市场之销售人员)均可自出口国国内销售价格中扣除,以使正常价格与出口价格能于公平之基准点上作一比较。

 

在作调整计算时,可以出口商本身之会计纪录为基础,或依照出口国公认之会计原则对非经常性成本项目做适当之期间摊销。

1.        正常价格与出口价格之比较(COMPARISON OF NORMAL VALUE WITH EXPORT PRICE

修法后扩大了评估倾销差额的选择方式,此点系为反倾销法规中作重大变动之一者,依澳洲旧法规定,倾销差额之计算通常是基于逐笔出口(至澳洲)之价格与逐笔澳洲国内售价(即正常价格)之比较得之。然而,由于规约中对此种交易或近似交易之选择保留了各种可能之规定,故目前修订后之澳洲海关法提供部长可选用各种比较出口价格与正常价格之方法,包括:

1.        调查期间出口价格与正常价格之比较以加权平均对加权平均方式;或

2.        调查期间出口价格与正常价格之比较以逐笔对逐笔方式;或

3.        调查期间出口价格与正常价格之比较一部分以加权平均对加权平均方式,一部分以逐笔对逐笔方式(即上述二方法之联合计算方式)。

两种价格之比较应以相同交易层次及在同一时间销售之价格进行比较。然而,如有证据显示,调查期间之出口价格因买主、购买地区或时点之不同而有显著之差异,且有可能影响比较公平性时,部长可裁定以加权平均正常价格与逐笔出口交易价格作比较。惟对于未能采用适当的加权平均对加权平均相比较或逐笔逐笔相比较之原因,必需提出说明。有关正常价格与出口价格的比较,可采用各种不同之方式为现行制度下之的重大变革,至于应使用何种方式比较,则须经主管机关之评估及确认。

1.        涉案厂商拒不合作(FAILURE TO CO-OPERATE

进口商或国外出口商在填答问卷不完整、拒不回答问卷或于主管机关实地查证时,未能提供适当之资讯时,主管机关有权以相关可得之事实径予裁定。于此情况中所使用可得之事实通常均为澳洲产业(即申请人)所提供之资讯,且无需经价格调整之过程,依据常理判断,该替代资料之引用常较不利于涉案厂商;另由于国外出口商并无必须合作提供资料之义务,且澳洲主管机关亦无权对不合作之厂商加以制裁,因此在实务上,拒不合作常导致涉案厂商被裁定课以较高反倾销税率。

2.        倾销差额(DUMPING MARGINS

如经调查确有倾销差额情事,在一般情况下,应给予每一厂商个别的反倾销税率,且如低于倾销差额的税率即足以消除澳洲国内产业所受之损害,则应以该较低之税额课征。如果在涉案出口商众多之情形下,给予个别税率实施上确有困难,部长可以合理有效之抽样统计方式筛选调查对象,或直接以出口至澳洲之数量占举足轻重份量之出口商为调查对象,之后,再依据这些有效取样出口商所得之资讯,计算倾销差额,给予涉案出口国家单一反倾销税率。

 

一般来说,在实务上均是以涉案产品之出厂价格作为倾销差额比较的基础。

 

十一、可忽略之倾销差额(NEGLIGIBLE DUMPING MARGINS

出口商之倾销差额如低于经裁定之出口价格或加权平均出口价格的百分之二的微量标准(DE MINIMUS)时,澳洲海关应即终止对该出口商之倾销调查,不予以课征反倾销税(此即微量不举原则)。

 

十二、损害调查(INJURY INVESTIGATION

依据澳洲官方资料显示,无法得知有关经裁定有倾销情形,却以无损害情形发生而终止调查之案件多寡。然而实务上,许多被澳洲海关或反倾销署裁定终止调查之案件,即系因虽已确有倾销差额存在,但无损害情形发生之故。

 

最近一次的修法明文规定必须将倾销以外之其他足以导致澳洲产业实质损害之因素列入评析,部长需加以评析之因素包括:

1.        未以倾销进口之涉案产品价格及数量;

2.        市场需求弹性;

3.        消费习性之变动;

4.        同类产品之国外出口商与澳洲生产者之间的贸易限制及竞争措施;

5.        科技发展情形;

6.        澳洲产业之产能及出口能力。

通常,澳洲海关之倾销、损害及其因果关系之调查期间为自展开调查之公报发布后一○○天;至反倾销署之调查期间则为展开调查之公报发布后一二○天。另因须将市场之变动趋势纳入考量因素,一般均要求涉案厂商提供目前营运、可预见之订单及自申请提出日起算前二年(甚或更久)之成本及定价等相关资料。为有助于分析起见,所提供之资料均以季(每四个月)为基本单位。同样的亦要求澳洲产业提供其损害肇始之后至少四季期间之相关资讯。

 

十三、倾销调查及损害决定间之互动关系(INTERACTION BETWEEN DUMPING INVESTIGATION AND INJURY DETERMINATION

有鉴于澳洲海关法经一九九五年修正后,明确地规定倾销差额可视为是损害因果关系成立要件之分析因素之一,因此,澳洲海关法修正后,澳洲海关及反倾销署等主导调查的行政单位,肩负了更多分析举证的责任。

 

十四、因果关系(CAUSAL LINK CRITERIA

在决定澳洲产业是否受到倾销之实质损害或有损害之虞抑或实质阻碍一产业之建立时,其起因之于倾销必须是明显且为即将发生者,反倾销署应基于事实之证据,而非凭臆测或推论,并需包括对下列层面之考量评估:

1.        涉案产品倾销差额之幅度大小;

2.        国外出口商已输入或即将输入至澳洲之涉案产品进口量;

3.        涉案产品进口数量增加或有增加之迹象;

4.        涉案产品在市场占有率之相对数量或绝对数量,相较于澳洲本国之产业,是否有显著的增加;

5.        涉案产品出口价格;

6.        澳洲本国产业生产之涉案产品已成交或即将成交之市场价格与涉案产品自国外输入之出口价格间之差额;

7.        进口之涉案产品的价格优势(即将)对澳洲产业及其行销产生之削价、降价或压抑价格调升之效果;

8.        涉案产品输入澳洲后,(即将)对澳洲产业相关经济因素的影响。

依澳洲反倾销法之规定,反倾销税之课征应以澳洲产业所受之损害,系来自进口产品以倾销事实所致之因果关系为其裁量主要依据,因此,对于倾销之判定,反倾销署应提出足够的证据显示其因果关系。如澳洲产业所遭之损害,非肇因于国外出口商之倾销行为,则不应以向出口商课征反倾销税予以救济,而应考虑采用其他之进口救济措施。

 

另为裁定澳洲产业是否受到损害,可利用对澳洲同类产品产业发出之问卷,分析该类产业在过去二至三年期间产业在产能、生产力、销售、获利能力及市场占有率等情形之变化,并与涉案出口商填答问内之成本及价格相互比对,以确定澳洲产业损害是否肇因于倾销之故。

 

十五、各种损害之累积效果(CUMULATION OF INJURY FROM MULTIPLE SOURCES

检视澳洲原来之倾销法规,尚无有关累积之规定,惟于实务上,均已将是否以累积效果评估及其对倾销产品之影响列入考虑。

 

本次澳洲海关法修正后明文规定,如涉案产品系自数个国家输入,于进行反倾销调查时,其所致之损害可予以累积。累积的原理系应用于当特定之个别出口国虽有倾销之行为,惟其个别出口数量尚不足以造成本地产业之实质损害,然而,于进行反倾销调查时可合并数个出口国对本地产业造成之损害,如此经累积后即可合乎实质损害之条件。除此之外,仍需符合规约所规定,即个别国家之进口量需低于输出至澳洲之同类产品总数量市场占有率百分之三以下(即为可忽略之进口数量)。

 

在通常的情况下,裁定涉案国家之出口为可忽略之进口数量后,应即终止对个别出口商之调查,除非以下三条件均成立:

1.        某出口国输入涉案产品数量低于输入澳洲总量百分之三;

2.        自另一出口国输入之涉案产品数量亦低于输入澳洲总量百分之三;

3.        如若合并所有输入涉案产品数量低于总量百分之三的涉案出口国后,累积计算高于输入总量百分之七以上时。即纵始个别出口国相对于输入总量为可忽略之进口数量,然于进行损害调查及反倾销裁定时可累计合并计算。

十六、市场区隔(MARKET SEGMENT

实质损害及其因果关系存在之前提为,市场上澳洲产业所生产之同类产品与进口涉案产品间之竞争所致。如可将市场予以明显的区隔为二个或以上的竞争市场,个别竞争市场内无重复之需求弹性,即澳洲本国生产产品及涉案出口产品间无价格竞争性,如此一来,即使涉案出口产品于区隔市场内有倾销之情形,澳洲本国产业亦不致遭实质损害。

 

十七、消费者利益(NATIONAL AND CONSUMER INTEREST

澳洲之反倾销法令中对消费者利益未有明文规定,对于课征反倾销税,其规定为被动准许性而非主动强制性,除非为国内重大利益之考量,在符合肯定判决成立之一切必要条件后即应予以执行。

 

十八、反倾销命令之存续期间(DURATION OF ANTI-DUMPING ACTION

除非依法推翻部长之裁定,刊登于官方公报之反倾销命令实施期限为五年。反倾销署应至迟于五年届满前八个月,于官方公报中刊登反倾销命令即将到期之通知,澳洲产业可依规定提出延长反倾销命令之申请,此项复查申请由反倾销署于发动日起一○○日内完成调查,并向部长提出是否延长该反倾销命令之建议。如部长采纳肯定建议(即:如裁定停止反倾销措施将导致倾销及损害继续发生),则该反倾销措施之实施期限应自该复查结果发布之日重新起算,续满五年后终止。

 

刊登官方公报后,澳洲国内之利害关系人若均无回应,或部长采纳反倾销署否定之洟议(即:如裁定停止反倾销措施则倾销将不会持续或再度发生),则该反倾销措施(反倾销税或价格具结)于届满五年后即自动终止。

 

十九、新出口商复查(NEWCOMERS, ASSESSMENT

于调查期间内未出口涉案产品之国外出口商如符合与已遭澳洲实施反倾销措施之涉案出口商无关联、且于调查期间后曾出口涉案产品至澳洲之条件时,得申请进行复查,以适用个别反倾销税。

 

前述对新出口商之复查,澳洲海关应加速进行,于一○○天内向部长提出是否变更反倾销税之建议。澳洲海关对调查中之新出口商暂不课征反倾销税,而先采由申请人缴纳保证金之方式,以便于日后依据此项复查之税率对新出口商自发动复查之日起课征期中反倾销税。

 

二十、课征及征收反倾销税(DUTY IMPOSITION & COLLECTION

以前国外出口商针对澳洲反倾销措施有一规避之方法,即将涉案产品之出口价格提高至与正常价格一致,如此即可免除缴付任何的反倾销税。但在本次修法中澳洲已改采与欧联类似之规定。目前国外出口商已无法再以上述方法规避缴纳反倾销税,通常于裁定倾销后,不论涉案产品之出口价格是否高于裁定之正常价格,立即对输入之涉案产品逐批课征相当于倾销差额之期中反倾销税。

 

如出口商之出口价格确有改变,可由进口商于进口每届满六个月之后,要求反还超付的税款,惟必须由出口商出具证明并提供此六个月期间内,期中反倾销税较实际之倾销差额为高之逐笔出口记录。此一申请最终反倾销税之裁定及税款之退还,澳洲海关依规定可自申请提出后一八○日内检视申请案,并向部长提出适当之建议,手续既复杂且又耗废时日。

 

在出口价格确有改变之情况下,进口商可于每次进口后六个月内,申请归还期中反倾销税超过最终反倾销税之溢缴税额部分。如进口商未于规定时间内向澳洲海关提出最终反倾销税之清算申请时,其所课征之期中反倾销税即视为最终反倾销税,不予以退还。

 

二十一、期中反倾销税之复查(REVIEWS OF INTERIM DUTY

如反倾销命令业已刊登公报,而涉案关系人认为有其他相关环境变迁因素足以影响期中反倾销税率,可由涉案关系人向澳洲海关提出复查之申请。惟此类申请须于相关反倾销命令公报刊登或前一次复查实施期满一年后方得提出。

 

应涉案关系人之请求,澳洲海关于进行复查之前,需以刊登公报方式通知所有涉案关系人征询意见,并于公告发布后一○○日内向部长提交有关是否有足够理由对施行中之反倾销税进行修正之建议。

 

二十二、反倾销税之规避及原产地之规定(CIRCUMVENTION AND COUNTRY OF ORIGIN

澳洲反倾销法令中对反倾销税之规避(转运[COUNTRY HOPPING]或二次倾销[SECONDARY DUMPING])并无明文规定。但是,反倾销署可在法令所规定之正常期限内,对进行调查之申请案件加速审查。当出口涉案产品至澳洲之出口商并非该产品之生产国时,部长有权径裁定将该出口国视为涉案产品之生产国,并用以决定正常价格。此种裁定大部分均系针对涉案产品系自遭实施反倾销措施之原产地经由另一出口国转运者。

 

在反倾销法令中,对产品原产地之规定定义为:

1.        无须加工之原物料,其生产地即为原产地;或

2.        在一国内产品经实质转型变更者。

二十三、价格具结(PRICE UNDERTAKINGS

部长有权决定是否提出建议涉案出口商进行价格具结,但出口商并无义务一定接受该建议,价格具结之附带条件通常会要求涉案出口商定期提供资料以备查核该出口商是否忠实履行具结保证,未配合提供资料者,视为违反具结规定。

澳洲翔沣环球物流网 Australian Winner Global Logistic www.auwintl.com

 

接受涉案出口商具结保证其自原性的修正价格或停止以倾销价格出口至澳洲后,应即停止采取临时或确定之反倾销措施并停止调查。

 

此外,应俟澳洲海关初判确认有损害的倾销案件成立情形下,才可接受出口商所提出或寻求出口商之价格具结。除非于裁定成立前被推翻,价格具结一经成立,其存续期间达五年之久。至如有违反价格具结之情事者,反倾销署可径予发布课征反倾销税命令(可追溯课征至价格具结之日起)。

 

二十四、不致损害价格(NON-INJURIOUS PRICES

澳洲法令明确规定,当澳洲产业遭受实质损害或有实质损害之虞状态一经消除时,应即停止实施课征反倾销税令。反倾销署裁定反倾销税率时,应基于一对其国内产业不致损害之价格,是故,经调查后之澳洲海关判定之正常价格如大于反倾销署判定之不致损害价格,则反倾销税及价格具结之计算应依据不致损害价格为基准(即较低税率原则[LESSER OUTY RULE])。亦即反倾销税之课征不应超过裁定之倾销差额,如较低之反倾销税率即足以消除倾销所造成之损害,应课以该较低反倾销税率(正常价格抑或不致损害价格孰低原则)。

 

二十五、反倾销税课征实施期限(DURATION OF ANTI-DUMPING DUTIES

原先,澳洲之倾销命令并无自动终止之时限;此一规定于一九八八年时变更为:除经撤销,倾销命令于三年后届满;之后,又于一九九二年延展为满五年届满。目前任何成立之反倾销案件课征期限,应自实施日起算届满五年后终止,且反倾销署应于期限届满前八个月通告涉案关系人。倘涉案关系人提出参与该复查意愿之声明,且复查结果是肯定的(即倾销将会继续或再度发生),则反倾销措施之实施期限可自该复查结果发布之日重新起算,满五年后终止。

 

虽然,法令并未强制规定澳洲海关应主动展开倾销案件复查,惟涉案关系人如正式提出复查之申请后,澳洲海关必须通知所有之涉案关系人,并依据其所提供之资料于一○○日内作成最适评估建议,呈报部长供其裁定。依据任何依法提出之正式请求,反倾销署均应对倾销措施是否应继续实施进行复查,且仅有确实在重大情势变迁之情形发生时,才向部长提出肯定的撤销反倾销措施之建议。

 

二十六、司法复查(REVIEW BY THE COURT

在特殊情况下,澳洲联邦法院(FREDERAL COURT OF AUSTRALIA)可对于澳洲海关、反倾销署、或部长所作出反倾销行政裁定之合法性予以复查,此即为反倾销案件的司法复查。然而,除非为防止行政机关之程序不公(PROCEDURAL UNFAIRNESS)或法律疏失(LEGAL ERROR),联邦法院并不倾向干预调查进行中之案件,因联邦法院通常认定于调查结束后再对相关争议性问题予以复查较为妥适。

 

如法律诉讼成功,正常情况下裁定将被搁置一边(即推翻原裁定),案件将退回相关主管单位依据联邦法院判决之法律论点重新调查。目前,国外出口商或进口商针对部长所实施倾销措施提出法律诉讼之成功比率相当高,此系部分肇因于立法上尚有许多技术上之困难之故。

 

五、对澳洲反倾销调查案之因应

1.        问卷之填答

1.        我出口厂商遭控诉倾销时,受指定调查厂商应积极尽力填答问卷,以免被澳洲海关视为不合作而径以可得之最佳资料决定其反倾销税率,另未被要求填答问卷之厂商,如确定其未有严重倾销情事,应主动向澳洲海关申请同意参加问卷调查。

2.        厂商在填答问卷时,应诚实作答,如提供误导或不完整资料,遭澳洲官员查觉,澳洲海关会以不合作、拒绝接受厂商提出之调查问卷,而使用可得之最佳资料,课以较高反倾销税率。

3.        澳洲问卷填答期间仅有四十天,我厂商应把握时间,由财务、行销、会计等部门指派专人组成工作小组负责,俾迅速于时限内完成问卷填答作业。

1.        实地查核

澳洲海关对反倾销查证有极大自由裁量权,我出口商对于来华实地查核之澳洲海关官员应尽量与之配合,以使查证得顺利进行,各种文件资料及凭证应事先准备妥当,俾供随时调用,同时应指派熟悉案情及外语能力良好之专人负责主答,另应尽力安排查证场所良好形象、实地参观作业、舒适之食宿及交通工具。

2.        聘请专业律师及会计师

1.        澳洲反倾销法令至为繁复,为求有效因应反倾销调查,出口商应聘请具有办理倾销案件经验之当地律师、会计师协助处理。

2.        律师、会计师之选择除成本之考量外,应对其专业素养与经验、过去代理案件之成绩等因素一并考虑。

3.        由于律师、会计师费用支出至为庞大,业者可透过公会之协调与参与联合聘任律师、会计师,俾能共同分摊费用、降低支出。

1.        避免低价竞争

澳洲反倾销法已成为防堵开发中国家商品进口之利器,我业者不应再以价格竞争方式来开拓澳洲市场,而应着力于品质提升,使产品单价得以提高,在澳洲同业可有生存空间时,才不致于受到反倾销措施的威胁。

2.        加强对澳洲反倾销法令之了解

我业者如能加强其内部人员对反倾销法令之了解,将有助于公司内部人员与律师、会计师间之联系与沟通,增强厂商因应能力。

一般来说,通常涉案出口商所极力强调是否有倾销发生的重点均摆在正常价格及出口价格之裁定结果;因此,出口商最值得争取的是能采用以最有利的生产成本及管销费用分派方式进行适当调整。

大部分的出口商对倾销调查的损害及关连层面多不深入研究,其原因可能为:此项探讨需考量倾销对复杂的市场经济及竞争情势造成的冲击;另一方面,实质损害及因果关系证据系由提出控诉之澳洲产业提供,事涉机密,涉案出口商所能获取之资讯有限;再者,代表出口商权益之一方,要针对实质损害及因果关系提出反驳,必须具备高度辩证分析能力。

虽然涉案出口商于倾销调查时,能证明并无倾销情形发生是最佳防卫策略;但无论如何,出口商不宜均忽略对实质损害及因果关系之成立要件加以分析。

3.        产业公会之参与与协助

为避免厂商各自为政,各产业公会应积极主动参与案件之进行,召集各会员厂商成立因应专案小组,协调律师、会计师之聘用及费用之分摊等事宜,另我国全国工业总会之贸易救济处理委员会亦对遭国外反倾销控诉厂商提供谘询服务。